耳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耳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北京丰台区吴家村防水产品一条街暗访记

发布时间:2020-02-04 15:57:12 阅读: 来源:耳环厂家

禁用两年多 依然卖得火

——北京丰台区吴家村“防水产品一条街”暗访记

市面上防水材料众多,质量也参差不齐,消费者很容易被“忽悠”。

□ 本报记者 杜 吟

进入3月以来的两场雨雪,让住在北京草桥家园小区的邓女士很闹心:去年楼顶漏水还没有解决好,这可真成了“屋漏偏逢连夜雪”了。

“物业公司来看过了,说很可能是建筑商使用了不能适应零下15℃低温的劣质复合胎防水卷材造成的。”邓女士气愤地告诉记者:“听说在北京市丰台区吴家村,还有销售这些劣质防水卷材的一条街。”

邓女士所说的复合胎防水卷材,全名叫沥青复合胎柔性防水卷材(以下简称复合胎),是从2008年起北京市明令禁止在建设工程中使用的一种防水材料。但在毗邻丰台区北重阿尔斯通(北京)公司对面的一长排简易平房内,被明令禁用的复合胎卷材照常在这里买进卖出。正常成本23元/m2的防水材料,这里仅卖5元/m2。一些店主甚至还明目张胆地把这些“禁用材”堆放到门口的大街上。有些销售商更是拍着胸脯说:工地监理检测包你合格。这里,就是邓女士所说的吴家村防水产品一条街。

禁用两年多了,这种复合胎卷材为什么在这个市场上还有销售?这些卷材都销往了哪里?带着这样的疑问,记者对这条“防水产品一条街”进行了暗访。

满街都卖“复合胎”

3月9日,零下2℃的最低气温让来到吴家村的人都裹紧了棉衣,加快了步伐。而在长约1000米的“防水产品一条街”上,林林总总的30多家防水卷材专营店门前,却不时有人驻足询问。横七竖八的招牌上,标示着五花八门的店名:某某公司、某某防水大全、某某防水直销店。每家店面的门脸宽度都不大,大约在2~5米不等,进深却有10~20米。商户们一般是将店面从中一分为二,前面堆放防水卷材样品,后面卧室、厨房、办公室“三合一”。

在一家名为北京某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的店铺内,所有看似相同的防水卷材外包装上都写着“弹性体改性沥青防水卷材”的字样。一位专业人士介绍,这样写表明防水产品使用的材料是聚酯胎的。以家中楼顶漏水要维修为由,记者请求店主帮助推荐一个品牌。“就买这种,50元一卷的,每卷10平方米,单价5元/m2,可耐零下5℃低温。”店主李某懒洋洋地说。当听到记者要批量订货时,李某马上来了兴致:“实话跟你说,刚才给你介绍的都是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复合胎产品,我这里还有单价15元/m2的,是符合国家标准的‘聚酯胎’产品,质量绝对没有问题,‘包’你工地监理检测合格。”记者追问什么是“复合胎”,李某马上拿过单价5元/m2的卷材试验:“看到吗?像这样能撕开的就是复合胎。”

暗访中,记者了解到,和李某一样,这里90%以上的店主都以销售复合胎卷材为主。之所以外包装上都写着“弹性体改性沥青防水卷材”,是因为要符合北京市的相关规定,也为了蒙蔽不明真相的消费者。大多数店家声称这些卷材的厚度大都在3mm左右,耐低温度从零下5℃到零下18℃不等,单价从5~11元/m2不等,保质期都是“5年左右”。

“说是耐零下18℃低温,实际连零下15℃都抵挡不了。”一位知情者透露:“那些号称是聚酯胎的卷材,更有明显的造假嫌疑。”一位业内专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目前,聚酯胎卷材使用的一种化学制剂SBS改性剂,价格为17000元/吨,以此计算,生产每平方米聚酯胎卷材所用SBS(以3mm计)的成本为8元/m2左右;聚酯长丝无纺布5元/m2以上;优质高标号液态沥青平均按4000元/吨计算,则沥青成本为11元/m2左右,仅这几项成本,平均下来也要23元/m2上下,这还没有计算人工费和管理运营费用。而吴家村许多店主销售的所谓聚酯胎卷材,最高的单价在20元/m2左右,低的单价仅有10元/m2。

北京市建筑建材科学研究院的一位专家在解释“复合胎之所以率先在北京退市”的原因时指出,北京市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多、各类住房建筑面积大,而复合胎卷材却存在着拉力低、抗低温性差、耐久性差等缺陷,已不能满足日益高标准的建筑质量要求。明明知道是“禁用材”,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出售?对此,李某解释是“市场需要”,至于销路,北京则主要以个人家用或翻修工程工地,因为这些不需要建筑监理出具检测报告;甚至在一些“有关系”的新建工地也可以暗箱操作。而卖到外省市的量几乎为零。

“北京货”实际“河北造”

暗访中,记者还看到,许多卷材的外包装粗糙,用纸低劣,有些根本就没有外包装。国家相关标准规定,卷材外包装要写上:“厂名、地址、商标、生产标记、能否热熔施工、生产日期和批号、检验合格标识、生产许可证号及其标志”等,但在吴家村市场,没有一家卖的产品标识合乎标准的。

在一家名为“湖南某某防水”的店铺内,一名女店员把我带到隔壁一间脏兮兮的、生着煤炉的厨房内看样品。标有“北京建国伟业”字样的防水卷材只买到7.5元/m2。“实话和你说,这些字条是我们自己贴上去的。”这名女店员吞吞吐吐地说。在另一家店铺内,产品外包装写明的生产地是“北京丰台某地”,记者随即拨通了包装上印制的一个厂家电话。非常有意思的是,接电话的竟然是正和记者“砍价”的店铺的老板。

已经和记者打过照面的李某看到记者又回来“砍价”,并要选用“质量更好、价格更高”的产品时,便连连摆手:“完全没有这个必要,你不要以为价格高质量就好。这么跟你说吧,单价25元和单价15元的防水卷材,使用的原材料完全一样,即使是单价5元的材料,一般外行人也看不出来。工程中铺两层也能达到同样效果,当然,如果要质量更好的,我也可以给你从其他大厂调货。”

李某称,位于吴家村的这家店铺,其实也是他自己的工厂在此设的办事处。当问到工厂的地址时,他指指防水卷材,记者看到外包装上赫然印着:“北京通州某某地”,而且连生产许可证号、北京市建委批准的产品编号都写在上面。

北京市禁用复合胎卷材,并不意味着其他省市都禁用,也不能由此推断企业不准生产复合胎卷材。在一些地区或简易工地,复合胎卷材还是可用的防水材料。据中国建筑防水协会发布的显示,2010年全国复合胎卷材产量仍将达到11600万平方米。

这也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,他们因此就在外包装上冒名具备生产资质的企业,甚至北京企业。一位“实话实说”的河北籍店员告诉记者,这些所谓的“北京生产”,实际上都是“河北造”。即使真正“北京货”,使用的原材料90%也都是从河北省过来的。这位店员说,2008年以前,一些生产商从河北拉来原料,在北京郊区一些地方生产;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,这些小厂遭到了“剿灭”,于是很多人又在河北境内生产,并在产品包装上印上“北京某某生产地”,再运到北京防水材料集散市场或郊区建材市场进行销售,吴家村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水货”危害隐患大

流入市场上的这些不合格防水卷材,也给消费者带来了许多麻烦,甚至是痛苦。

和邓女士一样,赵先生也是这些劣质卷材的受害者。楼上邻居卫生间常年漏水,渗入到自己家中,致使几百元一平米的木地板一直发霉;家住北京奥运村的王女士,车库则常年湿漉漉的。去年深圳市桃源村三期业主、黑龙江大庆某小区的“漏水门”事件,都是由于使用不达标防水卷材引起的。据统计,防水卷材投诉也因此成为近两年的热点。

由于防水层一般是“隐蔽”工程,即使是通过一般的闭水实验也很难鉴别整体质量和耐久年限。因此,一些不良分子就相互勾结,以次充好,以“一年不漏就OK”的潜规则糊弄消费者。

3月11日,记者在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的网站上,找到了,该明确规定:对于沥青复合胎柔性防水卷材,自2007年10月1日停止设计,2008年1月1日起禁止使用。同时,该也规定了“符合相关国家标准的其他防水卷材”将作为复合胎卷材的替代产品使用。这些防水材料,可以抵抗零下20℃到零下25℃严冬,各项技术指标均高于复合胎卷材。

吴家村的商户们明明知道这些规定,而且许多性能优良的替代产品已经上市,但他们却视而不见,仍然顶风大卖“禁用材”。“在这里十多年了,我也没说我卖的是合格产品,遇到管理部门来检查,我就说是不上北京市新建工地的产品,或者是只卖给外省市客户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也就过去了。”李某大谈自己的经营之道。

对此,北京建筑建材科学研究院的一位专家表示担忧:2010年,全国建筑防水材料合计用量将达到101100万平方米,单就北京市来说,单是计划竣工和将新开工建设各类住房就达16.8万套,这些工程用到的防水卷材以亿元为单位计量,如果任由这样的“水货”市场发展下去,不仅会给建筑工程质量带来隐患,对工程质量监管带来一定难度,而且也可能会由此滋生腐败。

北京圣宝妇产医院

北京军海医院

北京军海医院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