耳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耳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只是不小心在梦想里弄丢了你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6:31 阅读: 来源:耳环厂家

时间未停止最匆忙的步伐,像惶恐飞过的鱼像汹涌潮水般覆过你所产生的一切假想,漫长的空虚白昼夜节律。---题记.

文/沫西

她裹着粉红色的浴巾,看着落地镜中的自己。蒸气扩散,模糊了镜面。她伸手,试图抹雾珠.

“你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你了吧…”

从前的…那个你...她慢慢收回手,眉头微皱,定定地看镜子中模糊的自己.或许,真的变了吧,可是那又怎么样?...

走出浴室,把空调温度调到最高后,她点燃一支烟,瘫坐在沙发上。她看着偌大的厅,如今,什么也不缺了。可是,那个你呢.....

三年前,她十九岁,她的他,二十二岁。­

“小悕,你看,将来我们会在上海最繁华的地区买房子。就像这里。”仰头,高高的楼,男孩眼里遥远的憧憬。

“嗯,可以的,你说过我们一定会幸福的不是吗?”她握住他的手,眼底浓化不开的甜蜜。

很小的时候,她坐在屋顶,看高高的夜空,看薄薄的云,看风吹星星闪动。透澈她遥远的梦,她梦里的王子,梦里神秘繁华的城市,她对身边的他说,你知道吗?我将来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那个地方叫上海。可是......她微笑,吐口气继续轻声说, 可是我们就不能这样在一起看星星了。

“ 你想去上海?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比这里美吗?”男孩紧张的看着女孩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嗯,书上说上海是座很繁华的城市,那里有很多弄堂,被电线分割成一段一段的天空,和高架桥上缓慢行驶的车,还有霓虹流动的夜,这里只是个小村,比这里要美....”

“...那...我陪你一起去吧!我们一起去!...可以.....吗?...”男孩红着脸,显得坦然。

“那 .... 我陪你一起去吧 .... 可以吗?....”

我们只是孩子吗?我们无知吗?还是我们一直那样拼命的相信我们年少没实现全的梦?......

奶奶下土的那天,窗外有细细飘下的雨,风吹进来,窗外的竹随着摇椅轻轻响动,那些荒废在记忆里的慈祥,就那样,褪成了永恒的宁静。

她抱着双腿坐在床头,默默的呼吸凉凉的空气,奶奶走了,她决定要学着书里的那些人,去寻自己想去的地方。

他站在窗外,看屋里蜷在床角的她,雨飘进他的颈,顺着衣领流进心里。

“小悕...我能陪陪你吗?...”他走进屋,坐在她身边。

她抬头看着他,眼神暗淡。“我要走了,我要离开了,去想去的地方。”

“我陪你走。”他拉过她的手,冰凉。他不管她做什么样的决定。

“大叔不会同意的,不是吗?呵呵。”她轻轻的笑,泪渍牵扯着眼角,很难受。

“就算我爸不同意我也要陪你,小时候我们说好的不是吗?你去哪哩,我就去哪,我不能让你一个人。”他紧了紧手心,她的指,生疼。

上海的梅雨持续了20多天,城市阴暗得压抑。他们租的阁楼也开始漏雨,他在工地上找了一份工作,离租住的阁楼不远,有时他一天会接四项重活,为了家里的那个她,也为他们的将来。他知道,这样的城市只有拼命打工才能不让她挨饿,刚好市场房价上涨,所以急于在这地段开发新区,他能在工地赚白天收入的双倍。可是,开发区的危险性很大,厂商注重的不仅仅是规格的要求,更要的是能缩短楼段建造的时间。也正是这样,他没有告诉她自己在哪赚钱。他怕她担心,他相信,会有那么一天他们的梦会实现。因为她,他才有梦。

他回到阁楼,看到站在门前的她,雨飘在她的发上,让他想起一年前从村里偷出来的那个秋。

“回来了,累了吧?我煮好了饭....”她轻轻的笑,显得牵强和无奈。

“小悕,快进去吧,不要着凉了,今天赚了200多块,这里是.....”他把她拉进屋坐下,拿出今天赚的钱。

“印林,你拿着吧,我....有话想要和你说...”她拉过他的手,把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,“印林,我在中心区找了份工作。是...帮人家带小孩,这儿叫保姆.....”

“不行!”他侧过身,心急起来。“小悕,你怎么出去找工作了?不是说好你在家的吗?不行,我不许你去!”

“...印林,你听我说,不要急好么?...”她看着他的脸,深深吸了口气,微微的笑。“林,我问你个问题,我们来上海有多长时间了?”

“.....一年多了。”他吐了口气,看阁楼外被雨打湿的矮墙。

“一年了....我们来之前不是想过这样的生活,...林,你知道吗,我不是这样想的。我想我们能住在曾说过的大楼里,有一个真正能阻挡风雨的家.....家,你知道‘家’的意义吗?......我曾经想寻找小时候梦里的城市,因为那里有和小村不一样的生活。我还想过我们会有多么快乐......像书里写的..每天,你上完班回家,我做一桌的菜等你,我们吃完饭可以站在楼顶,看夜里灯火流动的上海,看天空的星星,看城市夜里的宁静。周末的时候,我们可以去海边看日落。”她轻轻的说着。“可是,..当我们来到上海那时候,它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繁华不是吗?我们没有钱,没有住的地方,每天只能吃两顿饭。那时候,我才明白,梦和现实有多么远,在这样的城市里,生存不是生活,在这里生活是个富裕的词,我们现在这样能生存已经很好了.......你每天都很累,虽然我知道你每次回来装作很轻松,可是我知道你是故意怕我担心,我也没有说什么,你知道吗?我不想这样啊,我们才二十岁...难道要这样一辈子么?.......所以,我找了这份工作,我不想让你因为我们的生活那么累,我心疼,你知道吗?....”

他抚摸她的发,苦苦的笑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在梦里迷失,屈服在现实的轮回里,轻轻的,随着风,吹散了曾经......

她坐在阁楼楼顶,风吹得很急,像极了她此时的心情,工地因为材料不合格,刚建了一半的楼禁不住一场雨倒塌了,而他也受伤了,工地里有赔偿,可是不多。林伤的不轻,从那天到现在已经有七十多小时了,他还没醒,医生说是伤到脑了,医疗费不能欠,可是,到哪里去弄那么多钱?

“是小悕呀!今天是周末,你不用来的呀。怎么....?”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顾晓悕就是她从市场上碰到的,家里的小女儿正好没有时间管,听说了她的情况就雇她做了保姆。

“素姨,我今天来是因为.........”她说了林的情况,也说明来意。“所以,素姨能不能帮帮我....他不能拖延治疗啊..”

“这个.....”女人露出很困难的神色“小悕呀,你也知道我们家生活得不是怎么宽裕,最近也有点紧..."女人勉强的笑了笑。带着上海女人特有的鄙夷。“要不这样吧....我认识个做大生意的老板,我丈夫和他很熟,看你在我家那么久,我帮你联系联系看看能不能帮你。”女人如有所思的样子。

“那就麻烦素姨了.....素姨联系到了就告诉我.....请尽快...拜托了.....”

回医院的路上,她站在霓虹灯交叉的十字路口,就那样哭了。

“小悕,我出院以来你怎么就心事重重的啊?”他拉过她的肩,搂在自己怀里。有她在身边真好“对了,我在住院的时侯啊,已经想好了,我们不能再这样过了,明天起我就去市中心找工作,从基层开始。你说好吗?我们就要有新的生活了!呵呵。”

她抬头看着他,好像个孩子。可是,真的能.....重新开始吗.....

“你个骚货!还敢和老子玩阴!你以为搬了住的地方老子就找不到你了?!今天拿不出钱就陪我。嘿嘿....”男人靠在沙发上低头看地上的女人,用鞋尖抬起女人的下颚,狠狠的笑。

“欠你的钱我都还了,你还不放过我!你这个混蛋!!!”女人咬牙恶狠狠地看男人。

“哟,还骂人了啊?你们云南骂人也骂混蛋啊,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你继续骂,我爱听。哈哈哈.....”男人大笑“今晚老子弄死你!”

那些青葱岁月里我们遗忘的心情,曾疼痛着我们浅浅的幸福,像梦里你背过去的身影,遥远,孤寂。

原来,她被美素骗了,为了林,她没有时间去考虑,男人把她带到宾馆吃饭,说可以慢慢谈,结果派人在她的水杯里放了药.......

明天起我就去市中心找工作,从基层开始。你说好吗?

我们就要有新的生活了........

你还记得吗.....我们的梦。

这已经是第几个月了,小悕,你在哪.....他看着上海的夜,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走了,是因为他没能让她过上好生活吗,还是她嫌弃他了,腻了,淡了...

一年后。

“林,我们今晚吃什么?”女孩搂过印林的手臂,微微的笑。

“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喽,呵呵,傻瓜。”男孩低头宠溺的看女孩。她叫顾琴,是他的女友。

“陈老板啊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陪我啊?什么?你真会说笑啊,呵呵....”。在上海,总能听得到这些烟熏妆女子打电话的声音。

他转头,看到一张熟悉的脸。就算是再重的妆,他也不会认错。

“小悕!”男孩大声叫住走过他们身边的女子。

女人停住脚步,手机停在耳边,不敢转身。一年了,没有人叫她小悕,她现在的名字叫梅溪,夜总会里的人都这样叫她。

“是你吗?小悕.....”他走到她身前。

她看着他,和他身边的女孩,上海其实很小吧,该碰到的还是碰到了。“哟,印林啊,混的不错啊,呵呵。这位是你老婆吧?哟,挺漂亮啊。”

顾琴后退到男孩的背后,细声的问“林,这是......”

“她是——”

“我是他还没混起来时候认的姐。”她打断他的话。也许,这样才是和他最好的结局吧...“印林呀,这女孩不错,好好招待人家呀,呵呵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原来,灯火辉煌的城市里,不适合看星星。

那个曾经的你呢.....那段荒废的过往...像你春天埋在我心田的微笑,渐渐被疯长的草吸允到干枯。

我只是想躲进一个没有你的世界,看不一样的风景。泪流满面的时候,我还知道,在放弃你的那天起,我真的坚强过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