耳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耳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服装这家新兴内衣电商联手维秘供应商卖健康内衣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 18:26:38 阅读: 来源:耳环厂家

2015年,恰逢国内掀起全民创业浪潮,谢航离开待了13年的职场,打算投身其中。

今年3月,她上线了Nice

in内衣垂直电商平台。产品含100个SKU,包括Bra、内裤、家居服、轻情趣内衣等品类,价格从100~250元不等。App最高日单量为100。

谢航设计了免费试穿、视频导航服务。用户可根据360度真人展示视频,挑选内衣。之后会收到2~3件不同尺码的内衣,试穿后留下最合适的一款,将其余的寄回,物流费由公司承担。

6月,Nice in获得来自红秀资本、腾讯大数据平台创始人蔡川的天使轮投资。

与维秘供应商合作

谢航设想过很多不同的创业方向,但总觉得兴致不高,并未着手操作。

直到一天深夜归家,她疲惫的身子靠在沙发上,紧绷的内衣让她一阵胸闷。谢航平时偶有乳腺不适,因此对内衣要求极高。即便如此,也很难选到完全适合自己的版型。“每个女性都需要一款合适的内衣”,谢航心中隐约有想法破土而出。

针对国内市场的调研结果坚定了谢航的想法。首先是市场基础好,全球70%的内衣是中国制造,国内分布着众多生产基地。其次,内衣行业利润高,一线品牌加价率在5~20倍。“花一千元买的内衣,真正成本不足200元,也不一定舒适。”

她从自身出发,拟定了“安全健康”的产品基调。谢航指出,在电商平台购买的内衣常带有味道,这是染料或工序不当所致,对人体有害。而她学化学出身,对这些异常敏感,难以忍受。保证产品质量需寻得靠谱的供应链。同年10月,谢航巧遇内衣制造商张伟文。张从业30年,是欧洲内衣集团Klk、ZARA、Triumph、维多利亚的秘密常年供应商。

彼时他正计划向互联网转型,已接洽了几批前来谈合作的公司。互联网老兵谢航的出现恰到好处,两人一拍即合。

然而,供应商质量达标,设计却与国内女性不符。“欧美产品跟我们的身形差太远了。”

谢航花三个月拆解产品并重新打造,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。用户适合和偏爱的元素各有不同,她将杯型、侧翼、排扣、肩带、图案等各类元素一一拆分,重新设计组合。一件基础款内衣,经过20多道工序调整,甚至会衍生出26款版型。

Nice in内衣搭配展示图

今年1月,谢航在京东众筹上线了Nice in内衣,进行概念测试。项目仅用10天便完成了众筹5万的目标,结束时共超募143%。

与此同时,她也收获了朋友的支持。某位金融圈朋友平时只穿一两千元的内衣,试穿Nice

in后给她发消息,说:“太棒了,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舒服的内衣。”随即又从她那儿一次性买了6件同款。谢航深受鼓舞,“我的产品不比人家一两千元的差”。

用户免费试穿

3月,研发的产品含100个SKU,包括Bra、内裤、家居服、轻情趣内衣等品类,价格从100~250元不等。

她随即上线了Nice in 内衣垂直平台。谢航别出心裁,添加了免费试穿、视频导航以及尺码助手等功能,提升用户体验。

免费试穿被称为盒子服务。如果用户选择试穿盒子服务,盒子将根据其偏好,推荐2~3件不同尺码内衣。用户试穿后可留下最贴近自己身形的一件,将其余的寄回。盒子将记录用户选择的尺码,之后据此为其推荐。

至于试穿存在的信用风险,谢航表示相信用户,但仍旧会做好准备。她提出内衣诚信基金的概念,选择盒子服务需暂付60元,待产品寄回可返还70元(其中10元为物流补偿)。“金额很小,不会让用户产生买两件的错觉。”而拒不寄回产品的用户将被纳入盒子服务黑名单。

她同样考虑到了物流成本。如今电商平台女装退货率已接近20%,盒子服务由供应商直发,物流约占总成本的5%,与其它平台相差无几。谢航表示,Nice

in的供应链优势可补足物流劣势。

视频导航功能源自谢航亲身体验。她在浏览其它电商平台时,发现内衣展示均是一些唯美图片。“大片美得不得了”,然而用户很难据此判断自己穿起来的样子。

那么如何让用户对内衣产生直观感受?谢航想到了视频展示。这并非简单的拍视频,而是选择不同身材和尺码的模特,从大胸到贫乳,分别拍摄360度无死角视频,不加滤镜和特效。这样用户可以选择对应身材,直观想象自己的上身效果。

而在一次样本达2000人的调研中,谢航发现,约68%的女性不知该如何选择尺码。为此,她计划添加尺码助手工具,包括侧翼、杯型、排扣等元素,在帮助用户确定尺码的同时,还可提供内衣穿搭小建议。

尺码助手将于10月中旬上线。在这之前,谢航会借助供应链优势,不断补充用户偏好数据,以提高尺码助手准确度。

拿到融资

目前,Nice in推出的产品属于其自主孵化的第一个品牌Mielseno蜜豆,主打“安全健康”。

但谢航不仅想做一个电商品牌,她还想打通供应链,进一步改善供货方式。

她希望跟更多供应商合作,但所定标准十分严格。供应商必须是国际内衣一线品牌制造商,同时取得欧盟和北美认证。

此外,她尝试以预售和个性化定制等C2M(Customer to

Manufactory,顾客对工厂)的方式,减少企业库存,进一步降低供应链成本。

App上线后,谢航陆续举行小型试穿活动,并从中发展种子用户。公司临近深圳大学,最初的体验用户以大学生为主。“有时会邀请到公司,一边吃水果一边玩App。”因产品尚待完善,故她并未推广,仅靠用户口碑推荐。目前最高日单量为100。

Nice in的用户质量高,其中不乏女神,有用户甚至自觉拍美照发给公司展示。5月,谢航从中选了10张放进App。天涯商城闻风而来,邀请Nice

in作为首家内衣商入驻。

但谢航表示,并不一定将这10位女神纳入模特队伍。她始终认为模特需按照不同的身材标准选择,完美身材并不利于用户判断。

6月,谢航获得红秀资本、腾讯大数据平台创始人蔡川的天使轮投资。她表示,融资将用于10月完整版本App的推广,以及后续用户试穿和数据收集成本。

库存尾货连衣裙折扣批发

高端女装尾货批发货源

未来的水笔的功能

看看那份简单的心情

在冬天里难忘的一件事

夏天的蝉

相关阅读